整理一些舊文章,發現2000年在英國讀書時所寫的一篇投稿教會公報的文章。有點感慨,文章在英國讀書時寫比較多,回國反倒寫的比較少,原因很多,其中提不起勁或許是主因吧!

像往常一樣,回到英國寫論文的期間,禮拜日都是參加蘭卡斯特(Lancaster)城裡三一聯合歸正教會的禮拜。

台中聖誕-01.jpg在一主日,牧師於家庭談話(針對兒童)時間,引用高俊明牧師獄中書簡中「仙人掌與毛毛蟲」的詩詞內容,談到有關「仙人掌與毛毛蟲弔詭的祝福」。聽到牧師的短講後,讓坐在英格蘭北邊,一個具有歷史小城的教會內,離開台灣的我,感觸良多;除了牧師講到有關上主的祝福,不一定是按照我們熟悉的方式賜給我們的內容外,更引發我重新對選擇當牧師的反省。當介紹到美麗島事件的背景時,腦海中浮現出一幅高牧師站在軍法審判台前的景象,心中想起的是高牧師勇敢不畏權勢的信心表現,是我做晚輩值得效法的信仰典範,更讓我重新面對,當初因為回應耶穌基督的教導,做出選擇當牧師委身的情景。我再次在內心問自己,是不是真正相信耶穌的教導可以改變人的生命?我是不是能夠在任何情境,都像高牧師一樣,照著從相信耶穌教導所獲得的力量照實去實踐?當我反省時,發現「牧師」與「神棍」其實只有一線之隔,當一位牧師忘了起初委身跟隨耶穌的事,就是另一位新的神棍產生的時候。
 我在想,難道在教會中,像高牧師這樣的信仰前輩,只能被晚輩像「祖宗牌位」一樣被立起來歌功頌德,實際上卻沒有人願意跟他一樣「傻」。我也想到常被友人問到,等畢業後就可以有機會到神學院教書,離開地方教會牧會的工作。在交談中,隱約可以感受到,似乎牧會是一項很艱辛(痛苦)的工作,如果牧師可以通過讀書,就好像會有逃避這種艱辛的機會。通常我會回答他們:「當牧師,無論到什麼地方工作都辛苦。當一個忠心盡責的牧師,不需要有博士學位,讀書是個人興趣,不是為了要用來逃避牧會。」選擇當牧師,本質上就沒有教書較輕鬆或牧會較辛苦的差別,頂多是工作性質上的差異。這種教會氣氛,讓我再次從高牧師事件上學習到,關鍵點在於每一位要當牧師或已經當牧師的人,是不是能如實面對自己的選擇,真正相信耶穌的教導有改變人生命的可能性。如果選擇當牧師的人真正相信,照實去實踐出來,就不會有較輕鬆、較辛苦的福音工作區隔,只有忠心盡責,敬上帝愛人的工作。隨著牧師所選,由高牧師撰詞曲,高師母翻譯成英文的聖詩,嘴中唱「主啊!你是世界生命的主,請你與我同在,豐富我的生命,直到我能活出你的樣式來……,」心中再次想著不管牧師有多少個頭銜,都沒有辦法讓一個選擇當牧師的人,可以避開淪落成為神棍的危機,還是要如實面對自己的選擇才是重點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主的旨意最美善

高牧師1986.6.27寫於獄中的詩如下:

◎高俊明
我求主
給我一束鮮花
但 祂給我一棵
又難看又有刺的仙人掌
我求主
給我幾隻美麗的蝴蝶
但 祂給我許多
又醜陋又可怕的毛毛蟲 我震驚 我失望 我哀嘆
但 經過許多日子
我忽見那仙人掌
盛開了許多鮮艷的花
 那些毛毛蟲也變成
美麗的小蝴蝶
飄舞在春風裡
上帝的旨意最美善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ourdieuWang 的頭像
BourdieuWang

王榮昌-宗教研究

Bourdieu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